月下结绮

哎呀,这里是一只翻译菌~

Starships(授权翻译)

简介:失明,囚禁,亚瑟发现自己完全处于阿尔弗雷德——一个率领着一群好奇心旺盛的船员的宇宙海盗的支配之下。阿尔弗雷德决心引诱亚瑟堕落,而亚瑟也在恐惧着自身意志的崩解。他的职责很明确,但他的欲求同样如此。随着时光流逝,亚瑟不禁开始质疑忠诚的含义,逐渐意识到接受囚犯的身份或许能够让他获得真正的自由。
注意:亚瑟有猫耳猫尾设定 失明梗 科幻文
原文作者: PixieDust291
原文链接:https://www.fanfiction.net/s/8346041/1/Starships
第一章
“看着,你这破烂古董,我是在救你!让我进去!”亚瑟紧紧扭住喉咙,挣扎着想获得更多的空气。在氧气耗尽之前,他只有几秒钟的时间从这里逃脱。二级工程舱层的有毒气体含量已经达到紧急水平,浓重刺鼻的烟雾充斥着他的肺部,令他感到呼吸困难。“该死的,你在听我说话吗?”他顾不上疼痛,用受伤的手掌狠狠地拍击着扬声器控制面板。好像是对他的猛击作出回应似的,船上所有的等全部熄灭,把他留在一片黑暗之中。“该死!”亚瑟迅速输入一串密码以重启发电机系统,安全信号灯闪烁着,一切都被笼罩在淡蓝色的光芒里。“能听到我说话吗?”亚瑟向控制台喊道,“这里是大英帝国二级船长亚瑟·柯克兰!”“我能听到您,二级船长。”一个带着一丝歉意和疲惫的电子女声通过内部通话系统传过来,“您不具备相应资格,只有海军飞行员和一级船长才能——”
亚瑟极力稳住自己的呼吸和剧烈的心跳。“他们都死了!除非你快点给我控制权,否则剩下的人也一样!一旦敌军登船,你也会被炸成碎片!”
“我已经……变成碎片了。”船体开裂和电子干扰使舰船的声音变的扭曲。
“不!你不能放弃!你他妈还没死!”舰船开始不再作出任何回复,亚瑟紧紧揪住了他金色的短发。即便被激怒,他依然随时留意着自己的一对猫耳。他能够感受到那对平日里自然折起下垂的附属物现在直直立起,保持着高度警惕。
有什么东西击中了船体,巨大的冲击使亚瑟撞在地板上。顽强的意志和极度的恐惧迫使他站起身来。他无视泪水划过脸颊时的酸涩。无论如何,他都救不了这艘船和这艘船上的船员了。他转身去找活梯。不!绝不会就这样结束!那群该死的海盗怎么可能弄到密码!
他登上活梯来到主舱层,一路小跑到主厅。在他跑去控制室的半路上,警报声响起,巨大的声响让他立即捂住了耳朵。他现在光着双脚,只穿着一件制服裤子,只得磕磕绊绊的走到墙边,斜倚上去。他能听见有人交谈的声音和脚步声,于是转身望向喧闹的来源——主厅后侧。三个人影进入视线,他们身上的奇装异服以及没有用来表明军阶的标志足以说明来者的身份,海盗。在他们身后还能看到有两个人押着另外一个人。
亚瑟只有短短一瞬能够看清全员:法国的弗朗西斯亲王,衣冠楚楚,但双眼被蒙住,双手背反绑在身后,正被海盗们押着。他们的船原本被给予了护送这位亲王到英国迎娶指定未婚妻的光荣使命。亲王的整场婚礼都安排的极为周密。原因很简单,英法两国的关系正处于前所未有的紧张时期。在各国的空间技术日趋成熟,挑选出各自的殖民行星后,一些古旧甚至已经废止的习俗有重新复活,包办婚姻如今很常见。亚瑟咬了咬牙,他得去救那个法国人,否则他的星球将陷入战争的泥潭。
海盗们都带着包围式的面甲,遮住眼睛。亚瑟刚刚意识到这意味着什么,但时间不足以让他躲过闪光枪和失明的噩梦。闪光枪和闪光弹是近来海盗们最爱用的武器之一,能够使他们的受害人致盲,但并非永久性。只要用一种恰当且先进的外科医疗技术,中枪者就可以瞬间重见光明。如果不采取任何措施的话,暂时性的失明将持续五到六周。因此这种武器只会降低人的行动能力而不会有损贩卖价值。即便闪光枪的性能了然于胸,眼底突然传来的刺痛和方向感的急剧下降还是令人难以置信。亚瑟踌躇着向后倒退,再一次靠到墙上,勉强支撑住身体。他不停的眨眼——他的大脑中的某个区域在命令他的眼睛履行职责,但除了黑暗,别无他物。警铃停住了,但耳鸣并没有随之而去。
“他是最后一个吗?”亚瑟的猫耳转向声音的源头,声音很浑厚,低沉,带着居高临下的气势。
“在我们看来是这样。”第二个声音响了起来,同样低沉。但在亚瑟听来,那个声音在发“r”和“l”时有些含混不清。
他们应该已经带走或者杀掉了这艘船上除了他以外的所有人,却一直到刚刚才触发警报。他妈的!这怎么可能呢?!他的方向感回来了,亚瑟紧靠着墙,走到走廊中央,以给自己提供一个可以用来战斗的场所。海盗们或许带走了他所有的船员,但他们很快就会明白英国人的存在可不是那么容易被抹消。他很有自信他身后的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做到,尽管他不指望海盗能进行公平竞争。
他听到了一声愉快的轻笑。“哦,我明白了。他是想打一架。”一个沙哑的声音说道。
“不要,路德维希,请你住手!”一个从未听过的略带气喘的声音高声喊道,“请住手,没有动手的理由。”亚瑟猜最后一句是说给他听的。当他听到有人向他走来时,嘴角不禁扯出轻蔑的笑容。“请冷静下来!”那个声音正是时候,这下他知道该朝哪个方向攻击了。
亚瑟像那人的脸上踢出坚实的一脚,通过赤裸的足底他能够感知那个人的鼻子伤了,很可能有人从后面拽了他一把。通过其闪避的动作亚瑟推知他是个大块头,凭借他的体重和力量,给他来个过肩摔完全没问题。他避开对方的攻势用力挥出一拳,从感觉来看应该是偏离了对方的鼻子而击中了太阳穴,还能听到那个男人用刺耳的异国语言咒骂了几句。
他听到踏在金属地板上发出的脚步声,他们应该正在向他逼近。亚瑟转过身去,感到有几个人立刻跳起朝他攻了过来。他尽可能的运用自己的肢体以给地方造成最大伤害,他也很确定其中几个人的脸上挨了几拳。对此,亚瑟感到很得意,毕竟他还伤着一只手,这个事实让他简直想要嘲笑他们一番。然而事情的结局还是在意料之中,他被紧紧按倒在地上。
“上帝这是为什么……”他听到一个轻柔的声音呜咽着,好像是在哭泣。
“biao子养的!”那个沙哑嗓音的人骂道,声音听起来有些闷,可能是正用手捂着受伤的脸
一个吵闹、兴奋、几乎可以说是欢快的笑声在船舱中响起,亚瑟也还能听到周围海盗的呻吟和咒骂。海盗们把他的手臂扭到身后绑起,在他的手腕上拷上手铐,使劲把他从地上拽起来。“是你做的?”一个带着明显美国口音的人用愉悦的语调问道。
亚瑟失明后找回的方向感在经历一场打斗后完全消失。他什么都看不见,浑身疼痛,双腿一直在不停打颤,他知道自己输了。“是我。”
“很好。”那名美国人一边说着,一边拽住亚瑟的胳臂,领着他穿过走廊。“我从没想到一个失明的人能给我们带来这么大的麻烦。”他听起来还是他妈的那么愉快。亚瑟宁可他现在发火,而现在这个混蛋就好像是再拿自己取乐一样。“我想他们应该能吸取点教训,尤其是路德维希。”
“我们不会轻易放弃。”亚瑟轻蔑的笑着,又加了一句,“不像那些法国人。”
那个美国人在一次大笑,“你要知道你的属下可没有一个像你一样坚持战斗。”
“该死的贱、货!”亚瑟不确定自己是在骂那群海盗还是自己手下的那些废物船员。
而那个美国人明显认为亚瑟士再说自己那一伙,“哦,我想我们的确是。”
“你是怎么弄到密码的?”亚瑟问道。
“我们从这个东西上得到了些帮助。”那个美国人脱口而出。
他们身后那个发“r”和“l”不准的声音含糊地说道,“嗯,这难道不应该保密吗?”
“哦废话,这当然得保密!”美国人说道。令亚瑟感到震惊的是这里每一个人的口音都不同,当他们走动式他一直尝试着锁定所有人的位置。而推理出他们的故乡能够帮助他更好的在脑海中描绘出每一个人的轮廓。那个美国人很好区分,与是亚瑟把他跳过了。那个更为沙哑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恼怒,因此……德国人或者是普鲁士人?他试着回忆起之前听到的声音,不,应该是德国人。那个轻柔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像美式英语但在他这个英国人听来并不完全相同,也许是加拿大人?最后是那个发不清“r”和“l”的,他八成是中国人或者是日本人,但从他较为流利的英语来看,应该是日本人。这让亚瑟感到十分困惑,一个美国人,一个德国人,一个加拿大人,还有一个日本人,而且都是海盗?!海盗版地球村吗?!
不管刚刚那个美国人说了些什么,亚瑟已经得知有人向他们透露了密码,除此之外他们不可能有其他渠道能够如此迅速且隐蔽的潜入。问题是,那个人到底是谁?到底是谁出卖了他们?
TBC

评论(17)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