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结绮

哎呀,这里是一只翻译菌~

Starships(授权翻译)5

第四章 阿尔弗雷德第二天再也没有去找亚瑟,他和同伴们一起吃着干巴巴的午餐肉和廉价的麦芽酒。亚瑟一直在告诉自己他现在应该感到很高兴,毕竟,他本来就是这么希望的……不是吗?阿尔弗雷德是个罪犯,总是挂念着他实在是荒谬可笑。他的理智一直在提醒着他但当他回到自己的船员身边时,他的自我暗示完全失效了。他的船员对他来说是一种负担,孤独和无聊让他们陷入无休止的焦躁和消沉。他们不停地争执、抱怨,抱怨淋浴设施,食物尤其是酒的短缺。因为他船长的身份,船员们都向他求助要求解决现存的种种问题。天哪,他甚至得出面解决因为卫生纸而引起的纠纷。他觉得自己的耐心要被耗尽了。他觉得自己或许该认真考虑一下阿尔弗雷德的话,万一他所说的是真的呢,如果是真的这到底能不能对他的行为作出解释呢,毕竟人类的情感总是难以驾驭的。 

他发现瓦修一个人坐在床上,“我能问你个问题吗?”亚瑟犹豫着要不要也坐过去。 

“我觉得你是不是有点太闲了?”瓦修回答道。 

“你有没有和海盗进行过交易?” 他沉默了很长时间才回答道,“你也要怀疑我吗?我本来以为你能更聪明一些。”他的声音很冷漠,透着隐隐的怒火。 

“并没有,我不是说安全密码的事。我是说通常意义上的贸易活动。”亚瑟解释说。从瓦修那里应该能够得到真正的答案,他最近总是在想那个美国人的话,不过他不知道瓦修会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瓦修立即没有回答。“有时,”他说道。听到他的声音里已经没有了怒气,亚瑟长舒了一口气。“有的时候我们别无选择,有的时候是因为他们的货物比较便宜。” 

“只能通过这种违法的方式吗?” 他叹了口气,“首先,我必须澄清我没有背叛在这里的任何人,我希望你们能够理解。但是,瑞士并不常常与几个运输业巨头合作也是原因之一。在宇宙谋生很困难。如果想要保全每个人的利益,那么宇宙将成为荒无人烟的战场。” 

“那么你觉得偷窃的行为是正当的了?” 

“好好想想,亚瑟。大多数人都是从星际运输中营生,他们运输货物,而且不会投机倒把。” 

“也就是说每个人都在盗窃了?” 

“谁偷了谁的东西呢?” 

“那些海盗—”

 “我不是在说那些海盗。”

 “那你是在说那些运输公司了?” 

“我是说每个人,尤其是那些特权阶级。殖民星球的命运与资源紧密相连。这些人紧盯着其中的利益,他们操控着物资供给。如果有人敢抗议的话,他们就会用武力镇压。事实上,政府可以控制想要的一切。他们可以宣布某种资源紧缺然后垄断市场抬高价格。只要有特权,就会诞生出这样的市场。” 折合阿尔弗雷德说的很相像。“低供给和高需求就会带来物价飞涨。” 瓦修嘲讽的说道,“每个人都想从这种畸形的运作方式中牟利,这很正常。不过从定义看,说这样的人是歹徒也不为过。”

 “所以说你认为海盗有权利在其中赚取收益?”

 “不,我认为没有人有权利这样做。”亚瑟觉得床摇晃了一下,“海盗的出现也是有原因的。如果你能像我一样知道一些内幕,你就会用另一种视角来看待这个世界。如果你能看到我目睹过的情景,你现在大概不会如此震惊。当你铲除政府设置的障眼法,你会发现一切都很简单。我看到过平民像羔羊那样被人宰割,妇女和儿童被贩卖为奴隶。我知道有一位妇女亲眼看着自己的丈夫在自己面前被斩首,当入侵的敌军轮奸她的时候她没有丝毫的反抗,因为他们说这样他们就会放过她的女儿。不过他们也的确不打算碰她的女儿,因为处女能在市场上卖到更高的价位。他们把她扔在那里等死以后就拖走了她的女儿。那个孩子……她只有十三岁。”瓦修的声音很小,亚瑟几乎听不到了。他咳嗽了一声,“不过这应该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毫无疑问他的语气发生了变化,这些记忆并不仅仅一直缠绕着他,而且刻骨铭心。

“真是可怕。” 

“不要认为这只是个个例,每次有船只遇袭,所有的船员都会失踪,没有人再见到过他们。”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不知道某些消息?” “那是因为政府并不在乎。宇宙如此广大,管理和监视都并非易事。每个星球都只关心自己的利益,而对于星际之间的事则置若罔闻。军队不是为了维护和平,更多是为了攫取利益。”以及给特权阶级的子弟当保姆,亚瑟在心里加了一句。“他们对发生在自己星球之外的事都漠不关心。” 

“那弗朗西斯亲王呢?他应该—” 

“你我都应该很清楚他不是那种能与其他人长期相处的类型。他或许有许多中意的人,但绝对不会和他们结婚。”接着是一声轻笑,“如果你担心爆发战争的话还是省省吧,难道那个法国国王没有别的儿子了吗?”亚瑟想了想,的确是的,弗朗西斯还有两个弟弟。 

“但是……你说会不会有不同类型的海盗?”

 “是的,我也有幸见到过一些与我们通常印象中不同的人。他们真的是很正直。” 亚瑟沉默了一会,他低声说道,“那些人呢……”他说不下去了。 “你难道以为我什么都知道吗?”瓦修的声音有些恼怒,“我唯一知道的就是海盗的领地意识很强,他们都有固定的航线。”

 “所以说,你的意思是你宁可把货物交给一群你信得过的人,就算是海盗?” 

“对。”他笑道,“我说过你很聪明。”

 (第四章完) 

TBC

评论(5)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