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结绮

哎呀,这里是一只翻译菌~

Starships(授权翻译)4

第三章 

“柯克兰船长,你为什么不吃点儿呢?只是我亲手做的,尝起来还不错。”

这是他们第二次在一起吃晚餐了,亚瑟一直在猜他会问些什么。这个美国人已经尽量准备了一些不需要用到餐具的食物,他给了亚瑟一份双层芝士汉堡。“我不是很喜欢高脂食物。”他估计阿尔弗雷德可能每天都把这种东西当作主食,这人可能有严重的肥胖和鄙俗的面容。。他不知道为什么对面的人如此有魅力,但现在这种想法必须摒弃。 

“至少来点红酒吧。”阿尔弗雷德说道,“难道英国人不喜欢喝酒吗?” 

“我们并不在意红酒的有无,相比之下还是法国人更喜欢一些。” 

“那么你们英国人喜欢什么酒呢?” 

“烈性苹果酒,朗姆酒,还有啤酒。” 

“我带了些啤酒,你想来点吗?” 

“不用了,谢谢。”

 之后是漫长的沉默。阿尔弗雷德突然叹了口气,“想取悦你可真不太容易,柯克兰船长。”

 亚瑟觉得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他摇了摇头,“我会尝一点红酒,只要你没在里面加别的东西。” 

“我为什么要那样做?”他的声音听起来很真诚。一个冰凉的玻璃杯被递到他手中。闻起来味道很清甜,像是苹果和草莓混合着覆盆子的气息。酒香醉人,而亚瑟向来对甜食没有什么抵抗力。他尝了一小口,口感比气味更甜美。刚入口时凉意在喉咙处变为了温暖。 

“这是Paradise红酒吗?”亚瑟惊讶的问道。这种酒价格不菲而且极难弄到,亚瑟之前只喝过一次,还是在母星上参加一场婚宴时喝到的。

 “是的。”阿尔弗雷德回答道,语气里带着满满的得意之情。 

“你从哪儿弄到的?” 

“我也不是很清楚,罗德里赫和费里西安诺控制了一座公寓。” “所以说是你们偷来的?” 

“不如再换另外一个词。” 

“玫瑰易名,馨香如故。”

 “我知道这句诗。‘玫瑰不管叫什么名字都能表达我的爱慕之心’。”

 如果可以的话,亚瑟很想一巴掌打在这个男人脸上。“不管怎样,你难道以为换个词就能让你的行为逃脱惩罚吗?”

 阿尔弗雷德沉默了很长时间,亚瑟真希望自己现在能看清这个人的脸,他以前从未意识到表情在交流中起着如此重要的作用。当那个美国人再次开口时,话题已经变了,“你多大了,柯克兰船长?” 

他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如今很多人都接受过医疗护养,整容也很常见,年龄已经没什么意义了。一个看起来不到二十岁的女孩很有可能已经是好几代人的长辈。”

 “可是,阿尔弗雷德叹了口气,“我们只拿走了维持生活所必须的东西。” 

“你们大可不必如此艰难营生,只需要在各自的星球上当个守法公民。”

 阿尔弗雷德忍不住说道,“我可不认为美利坚星球是我的故乡。”他的声音变得有些低沉,“地球,美利坚合众国才是我的故乡。” 

“那和你一起的那些人呢?”亚瑟问道。 

“我想你大概已经知道了,我们都有相同的感受。地球才是我们的故乡,而不是那些遥远的行星。” 

“所以说你们都是自然主义者?”亚瑟轻蔑的笑了。明白了,怪不得这艘船上会聚集起来自不同国家的船员却没有发生任何冲突。“你应该很明白殖民行星上的人们早已不在把地球看作自己的起源地了。”

 “他们的同胞还生活在地球上。他们的确是这样的,他们想要永远忘却他们。但现在他们或许能够很好的接受这一点。”他的声音有些急促。

 “所以你就成了一名海盗?”亚瑟问道,“你们的国家抛弃了你们,所以你们现在想要复仇?” 

“不是。”阿尔弗雷德的声音小到几乎听不见,“我们只是受够了被当做奴隶对待。我们对国家忠心耿耿,起初我们也乐意为国家奉献出自己的一切。但政府所取得太多,我们几乎不能维持生计。当我们为了活下去而保留一些必要的物资时,我们却被指控有叛国罪。”他深吸了一口气,“我敢肯定你很了解那次Resource war。”亚瑟点点头。“很好。这样我就不用再上一堂历史课了。在我们被卖到各自的星球后,我们被编入各种各样的军队。我们在执行不同的任务时相遇,我和另一位同道中人就是这样开辟出一条新路,成为海盗。在那之后好像每次我们截获一艘船只都能遇到熟悉的人,从而网罗到一些船员。我们也不想招募那么多船员,但是我们不能拒绝。”

 “这依然不能对你对自己的行为毫无负罪感作出解释。”

 “星球拥有的一切,或者说是绝大部分都是由在地球上的我们生产出来的,而他们根本不想承认我们的存在。对他们来说,地球不过是个便捷的超级市场。” 

他的逻辑有些复杂而且让人觉得难以跟上他的思路。每次亚瑟觉得刚明白一件事,另一件事又开始进入他的脑海。

“所以说这给了你们偷窃的理由?”

 “我不知道,也许吧。” 

“不是这样的。”

 “我们不想去欺凌弱小。我们一般只袭击星际间的物资船,尤其是飞往其他星系的。”

 “这还是没有改变偷窃的本质。”

 “不管有没有,但你或许会为有多少人站在我们这边而感到震惊。瑞士就是一个例子。你知不知道瑞士会为任何签署安全协议的海盗提供长期停靠的安全港口?”

 亚瑟的确不知道,而且这让他觉得难以置信。“那你们其他的罪行呢?”他说道,“拷问?绑架?强奸?”

 “我们不是强奸犯,天啊你为什么这么爱用这个词。我们只会教训那些难以控制的人。”亚瑟第一次感觉阿尔弗雷德是真的发火了,“可是有些海盗就是这样。但我敢保证我的船员不会去强奸或者持续虐待某个人。”

 “那我一直听到的那个伊万是怎么回事?他只是用来吓唬我们的吗?” 

“不,他是真的存在的。当他发火时的确也很可怕。我们只把囚犯送到他那儿去两次,而且每一次都是因为他们伤我们的人,尤其是托里斯。” 

“托里斯?” 

“是的。这个人很善良。我们都觉得没有人有任何理由伤害他——他几乎是弱不禁风,脾气也很温和。”

“那么绑架呢?你总不能说你从没干过吧?”

 亚萨敢肯定那个美国人在咬牙,“是,我们的确干过。”阿尔弗雷德说,“赎金可是一大笔收益。” 

“比偷窃的收益要高?” 

“我们也做些合法生意。哎呀,你难道以为我们招募船员和获得收入都是依靠暴力进行的吗?”

 “不是吗?” 他哼了一声,“确实,其中一部分而已。我们还有几个女性船员专门负责从那些缺乏警惕的人手中套取我们想要的密码。”女性?天哪她们到底要忍受些什么样的事?他说有一些女性船员,也就是说这艘船上大部分是男性。亚瑟皱起了眉头。 

“是的,我看到你皱眉了。在你给我扣上强奸犯的帽子之前,我想说没有人碰过她们。哦对了,得除去那些和她们约会的男人。” 亚瑟的眉头皱的更厉害了。什么?所以说女性根本不被认可是同伴中的一员或者说只是被看作卑贱的存在?他说这艘船上的船员都是自愿加入的,但有些女性可能是被逼无奈。亚瑟恼火的叹了口气,“你说的都是错的。”

 “等等,你是说招募女性船员还是偷窃吗?” 

“偷窃!”亚瑟喊道,“你以为自己是慈善家,”他冷漠的说道,“你让自己听起来像是被逼无奈,或者说你的所作所为并不是完全违法的,而只是为了生存。”

 “眼睁睁的看着你的家乡被她所养育的子女毁掉,慢慢的因饥饿而死去也就是毫无生路!”阿尔弗雷德的回答道,在亚瑟听来他的情绪似乎有些失控。亚瑟接着听到了通讯器的声音。“托里斯,能麻烦你来一趟吗?”因为他的语气,亚瑟对托里斯立马出现在房间门口毫不惊讶。 

“为什么?因为我不赞同你的观点所以你要赶我走?”亚瑟有些幸灾乐祸地想着他终于被激怒了。能听到他愤怒的声调可比听到他的笑声强多了。 

“你们英国佬太他妈的顽固了,根本不知道什么是乐趣。”亚瑟有点想笑,他正是这样希望的,但他又好像并不是这样想,他只好努力的说服自己他一点也不感到失望。难道他不就是想让那个美国人不要再纠缠他了吗?不是吗?“就算是海盗也要辛苦谋生,柯克兰船长。”

 “所以说盗窃是你们的拿手好戏?”

 “我们并不是真正的操控者,每件商品的价值还是要由出价最高的买家决定。” 

“那么我猜有人能从中牟利?”

 “你听到过有人抱怨吗?在那么多与我们进行贸易的星球上?没有。船长有在其中分一杯羹吗?没有。唯一抱怨的人是那些政客,那也只是因为他们合法剽窃人民资产的特权有所削减。”亚瑟被一把推到托里斯身上。“再见柯克兰船长,祝你在医务室过得愉快。” 

(第三章完)

TBC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