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结绮

哎呀,这里是一只翻译菌~

Starships(授权翻译)2

注意:有半句涉及法英(仅限于肉体),应该不会引起不适。请看撩妹高手阿尔弗雷德~   

船舱很狭小,即便什么都看不见,亚瑟还是能够分辨出喧闹的来源。那个美国人带着他走到密封舱,也就是说他要把他带离自己的船,到那艘海盗船上去。亚瑟很希望他现在没有失明,这样他就能知道海盗究竟是乘一般意义的A级飞船还是已经生锈的破烂货,不过他觉得应该是后者。他能听见门在他身后关闭的声音,一阵清凉的风迎面而来,意味着他们面前的门开了,一股刺鼻的恶臭袭来,让他不禁向后缩了一下。那个美国人推了他一把,“很抱歉,味道可不怎么样。”他一边说着,一边领着亚瑟穿过一间宽敞空旷的房间。“我们最后一项任务是到你的母星那儿捞上一把,我可不能保证我们能解决这里的气味问题。” 

亚瑟没有回答。 

“你是二级船长亚瑟·柯克兰对吧?”他问道。从声音传来的方向,亚瑟能感觉出这个人大概比自己高个两三英寸。“我想是的,”见亚瑟没有回答,那个男人继续说道,“你果然名副其实,身手不错。就是因为这个他们才提拔你作船长的吗?我听说你之前是海军飞行员。”

 亚瑟在一次选择了沉默。 

他们停住了。亚瑟听到他们面前的门打开的声音,那个美国人带他走了进去。才走了两步,两人又停住了。亚瑟注意到跟在他们身后的人的脚步声消失了,那些人去哪儿了?之后他们开始移动,他才意识到他们上了电梯。电梯突如其来的移动让亚瑟措手不及,脚下一滑倒在了那个美国人身上,而对方很轻松的就接住了他。“喔,你还好吗?”亚瑟把他推到一边,重新站好。那个美国人笑着说:“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脸很红?”亚瑟不满的嘟哝着,不得不咬住自己的舌头才阻止自己进行反驳。他们应该是在向下,但亚瑟并不能十分肯定。亚瑟靠在墙上,尽力显得毫不在意,但他的肌肤在微微战栗,后颈上细小的绒毛已经全部立起。 

“你是Kimonini?”

Kimonini是人类和动物的杂合体,大概是在公元3015年随着空间技术的蓬勃兴旺而变得广受欢迎的存在。那时的顶尖实验室得到了大笔资金来开展各类实验,其中有一项就是将人和动物的基因加以组合。在经历了无数失败后,他们终于成功培育出一批新物种,也就是Kimonini。除去兽耳和尾巴,这个物种的外貌与人类别无二致。他们最初是被作为宠物或者奴隶而开发,但出于各种理由,先后在日本、美国和德国流行起来。他们也已经得到了联合物种基金会的认可,但亚瑟认为基金会是迫不得已,因为有许多人都把Kimonini当做性伴侣。毕竟,总不能让一种未被认可的物种在总生物量中占如此大的比例。而让科学家们困扰的是,如何才能让Kimonini不断繁殖再生,以及在父母中有一方是Kimonini的情况下,他们的后代又将如何生存。目前有五种不同的Kimonini,狗、家猫、虎、狼和蜥蜴。为了区分不同种族的Kimonini,他们的姓氏也会有所不同。亚瑟是Nekonomimi,姓氏虽然来源于日文,但他实际上是一只苏格兰折耳猫种的Kimonini。

亚瑟紧紧攥着拳头,他的种族被他人在奴隶市场中任意买卖的事迹在全宇宙都屡见不鲜。“想用我的身体赚点小钱?” “不。”那个美国人答道,这个答案让亚瑟很惊讶。“我的船队不到万不得已,不会从事奴隶贸易。”亚瑟大吃一惊,他的船队?也就是说他是船长?“事实上我这么说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以前从未见过你们这个种族,你可真可爱。”听到这番话,亚瑟不禁涨红了脸。他真希望自己还有残存的体力,这样他就能给那个美国白痴脸上狠狠来一拳。“你的脸又红了。” 

“闭嘴!”亚瑟愤怒的警告道。

 他感到那个美国人的气息稍微远离了些,接着又听见他笑着问道,“告诉我柯克兰船长,你有没有可能是受方?” 这个问题让他放松了警惕,首先,这种措辞在流行文化中已经不太常用了,其次,他问自己性向的理由只可能有一个。亚瑟的心脏出于对对方暗示的恐惧而开始狂跳,他感到嘴巴有些干涩,他很想说不可能,他只喜欢女人,但太迟了,那个美国人早已从他的表情中读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他满意的请哼了一声,“这可能是我今天得到的最好的消息了。”亚瑟感到那个男人把手放到了他的肘部。 “别碰我。”亚瑟咬着牙说道,尽管两人都知道这毫无威慑力。他的双手被束缚着,而且失去视力,就像一只暴露在日光下的蝙蝠。只要那个美国人想要,亚瑟无能为力。 “放松点,英国佬。”他说道,“我不会伤到你。”准确的来说亚瑟惧怕的并非是受伤。“你应该也知道了,和我们在一起似乎也没那么糟。”

 亚瑟转头朝向他认为阿尔弗雷德应该在的方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Furk you.”这显然不是一句机智的回语,但他希望这能让那个美国人收手。 愉快的笑声再次响起,“你不知道这份邀请有多诱人。” 亚瑟转了转眼珠,“典型的美国人。”那个男人放开了他的胳膊。而下一个瞬间亚瑟几乎要跳起,有一根手指在他的锁骨上摩挲,接着沿着他的胸膛滑了下去。亚瑟挣扎着想要逃开,但他背后就是电梯壁,无路可退。自己在这个美国人面前毫无反手之力令人感到万分恼火,而对自己的身体会不由自主的回应这个男人的事实更是如此。肉体是脆弱的,弗朗西斯之前就向他证明过这点。亚瑟咬咬牙,尽力不去想起那些被绝望和软弱充斥的回忆。 

“我不得不说,柯克兰船长,我觉得你非常的……你们英国人一般怎么说?很有魅力?” “我可不这么觉得你这该死的混蛋。” 他又笑出了声。他的手指滑到了亚瑟的裤扣,停住了。“把这当成一种特别的度假方式吧。” “你怎么知道我会照办?” 

“伙计,你们英国人总是顾虑太多。” 

“而你们美国人总是处于性饥渴的状态。”亚瑟反驳道。 电梯最后停住了,门慢慢滑向一侧。感到那个美国人依然拉着他的胳膊向前走让亚瑟松了口气。那个男人轻声笑道,“你很快就能适应了。”亚瑟不知道他的话意味着什么,他也不确定自己是否想知道。他们再一次停住了,他们一侧的门迅速打开,空气中漂浮着一股消毒剂的气息,里面温度很低。“去吧,这是你的临时居所。” (第一章完) 

TBC

评论

热度(26)